疯人院患者

戳→
首先欢迎找我扩列(づ′▽`)づ
封面自绘
经常会拖稿,主写同人bl,偶尔也写一下同人bg

杂食党,除了特别离谱的cp外都吃🌝

常常发车(其实是因为觉得剧情太难写,r18相对来说更容易码出来)

欢迎点文(如果等得起我的话)

是个鸽王(严肃脸

〖雷安〗机械游戏(1)

今天第一份雷安_(:ᗤ」ㄥ)_
——————————————————
“嗯……那个,是安迷修吧?”“好像是的……但是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在研究所最高层的唯一入口边上,两个女生悄悄地盯着房间里身着白褂的棕发男人。
“两位美丽的小姐……”安迷修嘴角噙笑,手上动作并没有停止,“有什么要和在下说的,就请直接出来吧。”
“啊,不、不好意思……”两个女生显然有点惊慌失措。其中一个在被发现的那一刻就转身逃走了。
“对不起!我们只是想……诶?”剩下的那个女生满脸通红的站出来,却突然愣住了。
“啊,这个吗……”安迷修用针细细挑出手上人头的肌理,抬眼笑着看向更加惊慌的女生。
女生支支吾吾,一步一步后退,最后匆忙鞠了个躬就跑开了。
安迷修遗憾地看着变得空荡的实验室,叹了口气。
“只是机器,不用那么害怕的啊。”

安迷修,在RT研究所里研制完全为人类服务的机器人,被成为最有前途的研究者。他带领着这个科技时代的机器人行业,在研制出能让机器人完全服从的Enslaved大脑(简称En)后,他的研究方向转向了拥有“灵魂”的机器人——他希望能制作出可以独立思考、可以和人流畅交流甚至和人繁殖的机器人,这样的机器人就不仅仅是机器人那么简单,他们可以成为人类的忠实伴侣,而不仅止于“钢铁”。
而他现在所在制作的,便是这样的一个机器人。
“如果要制作的话,果然制作一个美丽的小姐会更好一点啊。”安迷修一边小心地组装着零件,一边这样思忖着。他向研究所隐瞒了一件事实,便是他已经研制出了能制造思想的芯片,并且他准备把芯片安装入手中的这个机器人。这是研究所所禁止的——让机器人拥有思想就是定时炸弹,这是研究所里每个人都告诉过他的一条警告。
然而安迷修并不这么想。他想知道一个拥有思想的机器人会有多完美,想知道在铁皮下的一个灵魂会有多美丽。怀着这样一个愿望,安迷修一直在悄悄地进行着研究。
他成功的做到了。

“刚才那两个女孩子没有打扰你吧?”丹尼尔敲了敲门,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那两位小姐吗?请不要责怪她们,是我吓到她们了。”“无妨。这是173号吧?”丹尼尔看向安迷修身旁的一个机器人3D模型,“果然一个人进行研究组装要很多精力啊。还要进行组合,这可不是轻松活。”“不,这个机器人只是一个开始,如果研究成功的话,就可以开始批量制作了。这将是机器转变为智能生命的开始,不但可以帮助人们做更多的事情,甚至可以帮助人们思考……”“安迷修。”丹尼尔突然出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抱歉。”“那么,请继续努力工作吧。”丹尼尔重新微笑起来,只是眼里的色彩沉了几分。

“他的眼睛……什么颜色好呢?”安迷修盯着眼前紧闭着双眼的机器人,余光瞟到边上的3D紫罗兰模型。
就用紫色吧。
永远的忠诚,梦中的爱。很浪漫的花。
将眼球的颜色电子锁定后,安迷修轻手将眼睛嵌进了机器人的脸。这张脸是安迷修精心雕琢而出的,虽然一开始是作为一个女性而制作的脸,但出于“既然是属于自己的机器人就要和自己一起做这些苦活那可不能让美丽的小姐来即使是机器人也一样”的骑士想法,安迷修就将机器人改成了男性。
看着自己一手制造的机器人,安迷修觉得心情很好。
然而这份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

安迷修在被一种压迫感惊醒时是懵逼的。
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机器人,安迷修还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但是当那个机器人的脸离安迷修越来越近时,安迷修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你是谁!”安迷修一把擒住凑近自己的手,警惕地从床上跳开。
“……我是雷狮。”机器人不耐烦地甩开安迷修,“也就是你创造的RAY系列173号。”
Ray?
安迷修倒吸了一口冷气。
机器人挣脱系统束缚,这还是安迷修头一回亲眼见到。
“……既然是我造出来的机器人,就该听从我的话。”安迷修迅速地冷静下来,抬头却看见来自雷狮的阴鸷目光。
“自以为是。”雷狮嗤笑着看着安迷修,“我既然已经脱离系统的限制,你以为你还能依靠你那所谓的芯片控制我吗?”
安迷修牵了牵嘴角,轻笑出来。
“雷狮,你脱离了系统限制,不代表这个房间脱离了我的控制。”
话音未落,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冷热流就已然从他后方刺来。雷狮本以为自己会有机体受损的提示,然而却没有。
待他明白过来,一对铁镣已然扣住了他。
“……你!”雷狮怒火中烧地看着站在旁边轻笑的安迷修,想挣脱却无能为力——他虽然可以自由活动,但事实上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善,所以无法及时地反应和攻击。
身体还没有完善,包括还没有把En安装完成。安迷修事先将思想芯片装入了机体,但En并不完全,这就导致了雷狮会脱离En的控制,同时因为思想芯片产生了反叛想法,而雷狮的机械大脑里唯一的人物印象是安迷修,所以雷狮才在半夜找上了安迷修。
安迷修强行地把雷狮拖到了实验室,直接将他接上了系统。
这显然造成了机体的巨大冲击。雷狮表情狰狞地瞪向面无表情操作着系统的安迷修,但安迷修恍若未闻,只一心地浏览着雷狮的机体波动图。
“啧……你这恶党。”安迷修皱起了眉头。
安迷修一开始将雷狮安置在实验室里就是为了让他的机械年龄进行一个缓冲。
然而雷狮强行中断了这个缓冲,这就导致了他的机械年龄产生了一个巨大波动。
按照雷狮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他的年龄思想很可能只有人类的17岁。安迷修一想到这个未来助手和自己有7岁的年龄差,就感到眼前一黑。
何况这个助手正用一种想杀人的眼神盯着安迷修。

明天开学了鸭(இдஇ`)
要开始住宿了鸭(இдஇ`)
所以要等到星期六日的时候才会产粮啦,星期六日会更三篇,差不多等于两天一篇。
嘤,暑假一下子就过去了。开学了要开始好好学习了鸭(〃'▽'〃)

( ̄▽ ̄)/

事情其实发生得猝不及防。

彼时雷狮正和安迷修因为偶遇而直接在凹凸大厅干架,就在安迷修手持双剑想直接给雷狮一个冷热流攻击时,他忽然感到身体有点不对劲。
那一刻似乎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来。雷狮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动了动,眼里闪过一丝惊诧和不易察觉的玩味。
“……安迷修,”雷狮挑挑眉看向安迷修身后冒出的尾巴,“你这样子似乎不太端庄啊。”
安迷修迷惑地看着雷狮和周围的人,迟疑地伸手摸了摸自己。
这一摸不得了。
安迷修的头上多出了两只毛茸茸的尖耳,一条细长的尾巴从衬衫中探出,还在空中轻巧的摇摆着。而且安迷修感觉得到,自己的力量在缓缓地流失,更糟的是,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发烫,就好像从内到外地灼烧着。
难受……这种感觉……安迷修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雷狮端详着已经连冷热流都难以维持的安迷修,忽然用一道雷电击了过去。安迷修猛地瞪大了眼,想闪躲却因为发烫的身体而动弹不得。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雷电击中了身体,但是却没有疼痛感。安迷修缓缓地睁开眼,却发现雷狮已经抓住这一瞬间冲到了他的身旁。“你——”“闭嘴。”雷狮的表情难得地严肃起来,他盯着安迷修泛红的脸,突然就往安迷修脖颈上来了一下。
这一下来的毫无防备,而且雷狮打得非常精准,安迷修立时就昏了过去。
“大哥……”卡米尔叫住正准备带着安迷修离开的雷狮,却在看到对方眼神的瞬间止住了口。“老大!”佩利着急地准备冲上去,被卡米尔拦下。
“大哥不希望我们去打扰他。”

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仍有些模糊。直到他看到正在烤串的雷狮时才清醒过来。“恶党!”“呦,这么精神?”雷狮瞟了一眼挣扎着爬起来的安迷修,面不改色地继续烤串。
“先别急着来打我。就你现在这样子,爬起来都难。”雷狮熟练地翻了翻烤串,“还有,我把你打昏带出来是为了你好。”
“什么为了我好?随随便便就把人打昏带走一点都不礼貌!而且你攻击了正处于突发状况的在下,一点比赛精神都没有,简直毫无廉耻……”安迷修还没抱怨完,就被雷狮一道雷电打断了话。
“你还好意思和我讲廉耻?”雷狮紧皱着眉凑近安迷修低吼,“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吗?突然转化成魅魔,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下发情!如果我没把你带到这个偏僻的森林,你这个大赛第五,不但有被那些弱鸟干掉的危险,还有可能被现场轮x!”安迷修看着自己身旁被雷电烧焦的草,竟有点被恼怒的雷狮吓到。
与此同时,他感到自己体内那股被燃烧的痛苦越来越重,安迷修的意识有点恍惚,不住地喘着大气。
“在被我干掉之前,别随随便便让自己有被弄死的危险。我在你这笨蛋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真是蠢,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等把你自己弄好再来和我讲你那些大道理。”雷狮往火堆上浇了些水,正准备直接离开,却猛地顿住了脚步。
“哈啊……雷狮……等等……”安迷修用一种雷狮从未听他说过的语调叫住了雷狮,同时用手抓住了雷狮的脚踝。
雷狮有些错愕地低头看向安迷修,却被他猛地一个起身扑倒。
——————————————————
后续是阿十八来着。
想看吗🌚

点文吗?雷安瑞金瑞嘉凯柠,都可以的撒

番外【发车警告】

_(:з」∠)_这是拖了很久的雷安的带娃番外。——————————————————

“安迷修,”雷狮嫌弃地看着一塌糊涂的摇篮,“这尿床尿的……”

“再委屈那也是你造出来的。”安迷修熟练地替那个不到1岁的小孩换衣服,“之前一直是我在换啊,你总得稍微帮帮忙吧?”雷狮蹙眉看着湿哒哒的摇篮,满脸的不情愿。

“卡……”“不准让卡米尔帮忙。”安迷修立马打断了雷狮的话。

(此时门外的卡米尔松了口气)

雷狮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安迷修沾了点灰尘的脸,那双凌厉的碧眸此时增添了一丝初为人母的温柔,身上也不自觉的散发着更加成熟的Omega气息。

怎么说呢,更可爱了。

雷狮盯着盯着就出了神。

“雷狮?雷狮!”安迷修有点生气地捏了捏雷狮的脸,“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气鼓鼓的也好可爱……”雷狮不自觉地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安迷修愣了愣,随即就猛地赤红了脸。雷狮本来正为自己的一时失言而羞耻,看到安迷修红到耳根的脸,那丝羞耻立马消失了。

“你觉得我在听吗?”雷狮浅浅的笑着,安迷修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凑越近,慌忙地想推开雷狮,却被擒住双手压在了墙上。

“你干什么!孩子还在呢……”安迷修有点嗔怒地瞪着雷狮。雷狮瞟了一眼边上熟睡的小孩子:“那又怎么样?我看他一个人有点孤单,不如……”

雷狮的话一字不落地落入安迷修耳中。

“再给我生个孩子。”

安迷修的脸瞬间红得发烫,双手使劲挣扎着,却更加刺激了雷狮。雷狮更加用力地禁锢住安迷修的手,凶猛地吻了上去。“唔——”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以至于忘了去反抗雷狮侵占进来的舌。雷狮的舌搅弄着安迷修的口腔,抢占着他口腔里的氧气。

过了许久,雷狮才从安迷修唇上移开。安迷修的脸因为缺氧而变得更红,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

“雷……雷狮……”

气氛越来越浓烈,正当雷狮打算更进一步时,身后的孩子“嘤”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安迷修立马就清醒了,猛地推开了雷狮,将孩子抱了起来。

雷狮眯眼看着哇哇大哭的小孩,整张脸都黑了。

这么小就和你老子抢老婆。

雷狮叹了口气,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慌,晚上看那孩子还怎么闹。

雷狮已经想好了,一旦那孩子再闹起来就抛给卡米尔收拾。

谁都不能打断他的好事,他的孩子也一样。

小黑屋戳→

——————————————————

↑我终于学会发超链接了,为自己的愚昧哭泣。

这辆车太崩了_(:з」∠)_,本来打算昨天发出来,结果昨天更新完系统文档就不见了。这篇是重码的,所以写得非常烂,祝看的开心(~ ̄▽ ̄)~ 

【雷安/血族pa】盛宴(3)

——————————————————

http://fengrenyuanhuanzhe553.lofter.com/post/1fc5dbb7_ef282224

(上一章在这里↑)

——————————————————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拥有无尽生命的血族来说,仅是弹指一挥间。
而对于安迷修来说,则是一场漫长的磨炼和等待。从五年前在圆月下和雷狮告别开始,安迷修就在四处搜寻血族的痕迹。
然而哪里有那么容易。在人们的眼中,血族只是一个都市传说,只存在于遥不可及的幻想中,而安迷修不过只是一个妄想症患者,妄想着去找到本不存在的东西。
“怎么可能啊,明明是传说里的东西。”
“你说什么?你想找到吸血鬼?不存在的。”
“我还以为你很成熟呢,居然还在想这些小孩子才会想的东西。”
……
如此询问无果,安迷修原本坚定的心也稍稍有了动摇。那天所看到的是真的吗?会不会只是一场梦境呢?但是脖颈上的牙印是实实在在的,和雷狮在一起的记忆也是实实在在的。
找不到啊。整整五年,安迷修一边拼着命去脱离贫民窟,一边苦苦搜寻着雷狮。
然而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销声匿迹。

雷狮出现在安迷修面前时,他已经快要绝望了。旁人的质疑,生活的压力,以及说不出口的对雷狮的思念,这一切都在五年间沉沉的压在安迷修身上。以至于雷狮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根本不敢相信。
“啧,我真是没出息,居然会梦到雷狮。”安迷修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雷狮一行人。
“哟,这就是大嫂?”帕洛斯挑眉戏谑道,“作为人类来说很不错了嘛。”
“帕洛斯!”雷狮低喝。
帕洛斯当即噤若寒蝉。
安迷修晃了晃脑袋,将面前的雷狮仔细确认了好几次。
是真的。这个结论一出来,安迷修当机立断的给了雷狮一拳。由于这拳来的猝不及防,雷狮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安迷修!”“你还好意思回来!”安迷修直接打断雷狮的话,“说什么五年!我找的多辛苦你知道吗,什么都不说就直接走掉,你果然是个恶党!”
在安迷修的怒喝中,雷狮出乎意料的沉默。
其实他都知道。自从五年前他和父亲决裂,他就一直在暗暗地观察着安迷修。在安迷修被迫去酒吧打工的时候、在安迷修被猥琐大叔骚扰的时候、在安迷修四处搜寻他的消息的时候,他一直隐藏在阴影里观察他,甚至几欲去帮助他,却被卡米尔拦住。
“会害死他的。”一旦雷狮真的去见到安迷修,他曾在安迷修身上留下的标记会驱使着他去进行初拥。
一经标记,再见时必须初拥。否则血族留下的独特标记和人血混合后产生的瘾物会要了人的命。真是不该啊,不该看上安迷修。雷狮时而这么想,也许没有和他在一起的话,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事情。
但是如果没有发现他,也许自己作为血族的一生会永远痛苦吧。

想到这里,雷狮抬眼看着安迷修,眼前的安迷修紧紧抿着嘴,眼角泛红,倔强地将头扭到了一边。雷狮轻笑着从地上爬起来,丝毫不顾身旁卡米尔等人的目光,直接吻住了安迷修。
“你!唔!”这一吻就像刚才安迷修那一拳一样来的猝不及防,安迷修根本没来得及反抗。
一旁的卡米尔表情淡定,因为雷狮这样的行为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内。既然雷狮能随意离开家族,他这随意的一吻又算什么。
帕洛斯懒洋洋的看着安迷修在雷狮凶猛的进攻下憋得通红的脸,饶有兴味地观察佩利的表情。
佩利一脸茫然。
一个深吻结束,安迷修满脸通红地瞪视着雷狮,可惜这气势汹汹的眼神在满脸红晕下削弱了不少,这个样子的安迷修在雷狮眼里分外可爱。

“安迷修?醒醒,这时候可不能死啊。”
安迷修恍惚地听见了雷狮的喊声。身旁的冰水还是那么刺骨,与身体里流窜的一股灼热的能量形成鲜明对比——这是雷狮的血在人体内所造成的炽热感。“你刚才失血过多昏过去了。”雷狮扶着安迷修,“我的血已经交换到你体内了。你暂时不会因为失血休克。”
“是梦啊……”安迷修喃喃道。
雷狮担忧地看着安迷修极其苍白的皮肤——最危险的时期安迷修已经撑过去了,现在只需慢慢等待安迷修的血和血族的血混合成功。
但是安迷修想成为真正的血族的话,就必须喝血。
活人的血。
安迷修能忍受身体燃烧的痛苦,但他能忍受自己喝着人血吗?
如果安迷修撑不过这一关,他会因为饥饿而死。即使喝下去了,也会因为愧疚而产生的梦魇而饱受折磨……“那些事情,等到以后再说吧。”安迷修忽然开口,打断了雷狮的思路。此时安迷修虚弱得很,反噬产生的痛苦侵蚀着他。
但是一看到雷狮紧皱的眉,安迷修就感到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可以为了你而做出改变,正如你可以为了我而放弃自由。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碧眸,突然笑了出来。
“那你可别死啊。”
“嘁,你也一样。”

“帕洛斯,你是吸血鬼吧?”佩利盯着帕洛斯的白发,“为什么总是摸我的头?我是狼人啊。”
帕洛斯瞟了一眼佩利,忽然伸手抓起了佩利的一头黄毛。
“……笨狗。”
——————————————————
本篇到这里就完结啦。拖了足足六天真是万分抱歉……原本这一章写了3k字,但是在这几天的不断删减下变成了1k7左右…如果你们能够凑合着把这篇看完,我真的万分感谢(づ′▽`)づ

【雷安/血族pa】盛宴(2)

预估失败,这章完结不了。有点水,请将就
————————————————

http://fengrenyuanhuanzhe553.lofter.com/post/1fc5dbb7_ef25a49f

(上一章在这里↑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改链接)

————————————————

“安迷修,我也不记得……你有晚上来找我的习惯啊。”雷狮面不改色地用手拭去唇边的血迹,挑眉看向居高临下的安迷修。
安迷修清清楚楚地看清了雷狮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红光。“你果然对我隐瞒了什么。”安迷修皱着眉,眼中恢复了初见时的警惕。雷狮听到他的质问,只是耸了耸肩。
下一秒,雷狮就向安迷修扔出了匕首。瞄得很精准,但是被躲开了——一如以往安迷修所做的一样。
“你大晚上的来找我,难道不是为了打架吗?”雷狮低低的笑着,借着安迷修躲开匕首的瞬间将他从屋顶推下,又在瞬间落地将他接住。
这是血族的力量,行去无影,来往无踪,是从未在安迷修面前展露的一面。
“这是我的真面目,你怎么想呢?觉得怎么样?”雷狮危险地笑着,安迷修能看到雷狮的牙正在变尖,当他意识到雷狮要干什么时,他已经来不及反抗了。尖牙毫不留情地刺入颈动脉,鲜血淋漓,安迷修因为疼痛而不停地扑腾着,然而雷狮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甚至变本加厉。安迷修的脸渐渐变白,动作也绵软无力起来。眼前也因为贫血而阵阵发黑。“没有叫出来?真是顽强。打断血族的进食,真是没礼貌啊,骑士先生。”雷狮终于将牙从安迷修的颈上抽离,玩味地看着安迷修大口喘着气的表情。雷狮轻轻拭去从安迷修颈上伤口溢出的血,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安迷修拖着虚弱的身体拽住雷狮,“你要离开了吗?”
安迷修的洞察力远超常人,他清楚地明白,雷狮被发现真实身份后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而且可能再也不会和他相见。
安迷修问这一句,仅仅只是在无力地挽留罢了。
雷狮“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他已经从少年模样变幻回本来面目,紫金色的眼眸里泛有淡淡的红光。“等你再长大一点,也许我就会回来找你。”雷狮语气里带有点少见的温柔,然后拨开了安迷修的手。
雷狮突然微笑起来,仰望着在贫民窟里少能看见的圆月。
“还有……今晚的月色很美。”

雷狮必须得回到他那个深恶痛绝的家族中去。他当初叛逃出来的前提就是不能被发现真实身份。虽然雷狮知道安迷修不是会到处乱说的人,但是家族中的人说不准就在哪里监视着他。
与其被强制带回,还不如自己回去。这段日子和安迷修的相处也让雷狮产生了一个崭新的想法。
他要对安迷修进行初拥。
尽管先前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十分愚蠢——因为雷狮的父亲曾警告他说不对一个人类宣誓主权就不能具有成为亲王的权利。但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
因为一旦初拥成功,安迷修就会成为他的所有物。并且他可以带着安迷修离开家族去生活,离开枯燥乏味的所谓“家人”。
现在正是这种想法支持着雷狮回到血族。
只要再过几年,待安迷修20岁时,他会重新去找到他,完成仪式。
只要熬过这几年就好。为了安迷修。

安迷修从没想过和他处处相对的恶党是个血族,而且真实的实力可能远超于他。
他摸了摸颈上的伤口——还在慢慢的渗着血,且泛着淡淡的疼痛。
安迷修颓然的倒在地上,心里感到撕裂般的痛楚。
也许……会回来吗?
“啧,你还是不要来找我了,早早去死吧。”安迷修在心里暗暗咒骂。

此时的雷狮,已经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赶到了血族的密地。
雷狮盯着自己那所谓的父亲,内心暗自叫苦——真的不愿意再回到这个令人作呕的家族,即使他立马就走。所谓的父亲只是想把雷狮养成一个血族亲王然后得以高攀罢了。
“怎么?不是要独自生活?又回来了?”雷狮的父亲讥讽地说着,身旁站着雷狮的堂弟卡米尔。
“嗤。”雷狮嘲讽地望着他,“我回来可不是为了什么亲王。我找到了初拥的对象。再过五年,我就会对他进行初拥,然后摆脱雷王星家族,还有你。”
雷狮顿了顿,又说:“这五年里我会重新回到人类里去观察他(指初拥对象),在雷王星族规里有说过吧?一旦嫡子准备进行初拥,任何人不得阻拦。”“呵,说的条条是道啊。那么那个人类呢?你标记了吗?他接受吗?”雷狮的父亲冷笑着看着他。
“当然。”雷狮倨傲地扫了一眼父亲,“不相信是吧?那就让卡米尔去查看吧,让他和我一同去人世,他随时都可以回来向你报告异常。”
一席话说完,雷狮就径直离开了密地。卡米尔毫不在意雷狮父亲的震怒,跟随着雷狮离开了家族。
五年。雷狮能看见卡米尔在自己身后的紧跟的暗影。卡米尔对他的忠诚,雷狮心里清楚得很。待他对安迷修进行完初拥,他就可以和卡米尔及安迷修一起去拜见领地的亲王,征求弑亲。
然后就可以不再受到雷王星家族的束缚。
也许弑亲原本是六大戒律中的一条,但是在这个处处都在变化的时代,戒律又有什么用处呢。
一切都在慢慢改变。

【雷安/血族pa】盛宴

这是我迟到的111fo福利_(:з」∠)_,玩的是血族pa,大概是血族雷×人类安,这里的血族在人类眼中是都市传说,由于进化已经淡化了被阳光影响的程度,有初拥描写,大概会肝两章,ooc预警,短小预警
————————————————
“这一个过程要多久……”安迷修打着寒颤询问着一旁的雷狮。雷狮嘴角勾起一抹意义不明的笑,伸手轻轻安抚着安迷修微颤而瘦削的身体。
此时的安迷修皮肤因缺血而变得雪白,每一条血管都在皮肤上显示得清清楚楚,身体因为浸泡在冰水中而打着战,一双碧眸求助地望向雷狮。
“沉下去。”雷狮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安迷修犹豫了片刻,最终听从他的话沉进了冰冷的水中。
雷狮从刺骨的水中捞起安迷修的手,细细抚摸了片刻后,毫无预兆地咬了下去。安迷修疼得在水里发出一声尖叫,却无法作出挣扎。水面上不断冒着气泡。
雷狮毫不留情地吸取着安迷修的鲜血——这是吸血鬼初拥的必经程序。
若是完成了这一过程,这个人类就是属于雷狮的了。
并且直到这生命的尽头,都不会分开。

安迷修遇见雷狮的时候,只有15岁。
那个时候的雷狮从家族中叛逃出来,伪装成人类混迹人群。有时候变化成青年诱使年轻女性,有时则变化成老人骗取善者信任。
每当他将这些人类骗到了手,就会吸食他们的血——常常将他们打昏后吸食,这样他们就不会意识到吸血的事情,待一段时间后腻了再抛弃他们。虽然按雷狮的实力来讲,他可以直接袭击这些人类,但是比起进食,雷狮显然更加享受这种“像人类一样交流”的过程。
毕竟在本族里,雷狮是不可能像人类一样生活的。
而安迷修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那时雷狮变化成一个少年与安迷修做朋友,刚开始雷狮满以为可以轻易地得到安迷修——就像雷狮之前所做的一样。
然而和安迷修相处久了,雷狮却发现这个人类少年没有那么好哄。

刚相见的时候,雷狮递给安迷修糖果——这是他哄骗人类小孩的一向方式。
那时的安迷修是贫民窟里的一员,在这种环境里,糖果是极其珍贵的东西。
然而就在雷狮展露人畜无害的微笑给安迷修时,安迷修不但没有用微笑回馈他,反而敌意地瞪视着他。
这是雷狮始料未及的。这之后的每一天每一刻,雷狮都在“骚扰”着安迷修,然而无论是糖果还是金钱,都没有办法动摇这个贫民窟里的孤儿。安迷修永远用超常的警惕来面对雷狮和其他人类。
雷狮从没遇到过如此难缠的人类。
安迷修对雷狮的敌意更甚于他人。甚至有一次,安迷修在看到雷狮的那一瞬间就抽出匕首将他压制在身下。
那次是雷狮第一次听见安迷修讲话——“恕我失礼,麻烦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找我了。”一边说着,一边将匕首抵上雷狮的脖颈。
老实讲安迷修的这次突袭大大超乎了雷狮的想象。身手很快,但并没有杀意,想来是拿捏好了力度。
是贫民窟里少有的强者。
“很熟练嘛。”雷狮忽然眯起眼睛轻笑起来,完全无视了紧逼动脉的锋利匕首。
安迷修反倒被雷狮这一笑弄得有点迷惑。雷狮抓住他这迷惑的瞬间将他压在了身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卡住安迷修的手,夺下了匕首并将刀刃压在了他的颈动脉上。“那么,你要怎么办呢?安迷修?”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就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对话,并不是很友好。在安迷修贫民窟里的小窝里,那天正午的阳光恣无忌惮的烘烤着脏水横流的贫民窟,使本就腐臭的这个世界更加糜烂。

在那之后的每天,雷狮都会来找安迷修干架。比起去想方设法地讨好,这种简单粗暴的相处方式显然更加适合他们两个。

在数次打斗后,雷狮意识到自己开始对这个人类产生了“食物链关系”以外的感情。他开始在和安迷修打斗时观察他,观察他碧眸在阳光下的闪光,他隐藏在乱发下的精致的面庞,甚至是在进行大幅度动作时从脏破衬衫中露出的肌肤。
这就导致了雷狮注意力的分散。终于,安迷修在又一次用匕首将雷狮割伤后蹙眉看向他,声音里带有点少有的恼怒和不耐:“你最近一直在分心。为什么不用认真的态度对待我?”
雷狮听了安迷修这话愣了一下,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两秒后雷狮笑得玩世不恭地说:“安迷修,你这话说得好像那些小媳妇啊。”
安迷修愣了好久才听明白雷狮的话。听明白后他的第一反应是举起匕首刺向了雷狮。看似波澜不惊,其实那又羞又恼的表情早就被雷狮尽收眼底。
这个人真的是太可爱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雷狮也不清楚,只知道在日复一日的打斗中,安迷修和他的对白越来越多,语气也从最初的单纯的冷漠厌烦变得复杂多变起来。
他们在越靠越近,甚至超越了简单的猎食关系。

雷狮开始在深夜的时候思考——如果他真的吸食了安迷修的血——就像他最初想的一样,那么,他会怎么想?
会像先前那些人类一样用不可置信的失望眼神看着他,然后一边诅咒着他一边离开吗?
如果那样的话,安迷修就和那些人类一样是悲哀的庸人了。
雷狮一边这么思索着,一边咬开了一个活人的血管——自从和安迷修开始“不友好式”相处后,雷狮只得夜袭一些行人来进食,倒也不会杀死他们,只是让他们有点贫血罢了。
为了不让安迷修怀疑,雷狮只得以这种麻烦的方式进食。真是不优雅,雷狮暗想,这样子的猎食根本不会有香甜感,仅仅只是为了进食罢了。
就在雷狮这样想着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雷狮……我可不记得你有喝血的习惯。”
雷狮动作猛的一僵。这是安迷修的声音。

【凹凸/论坛体】某贴吧的日常

听说论坛体很火?ooc警告
——————————————
1L 楼主
我今天又发现了一场奸情,还是男男的!这年头连两个男生都能撒我狗粮真是……

2L 让狗粮砸死我
妈耶一看楼主就是个有故事的人,那两个男生长什么样子?

3L FFF团团长
同意楼上!赶上直播了吗?

4L 楼主
我是凹凸大学的一名普通大学生,我们系有个很凶残的生物学教授,暂时就叫他L教授,他对每个学生都很凶狠……我还记得上次我写的论文他看完后狠批了我一顿,你猜猜他理由是什么?居然是分段太多!

5L SHAME
楼主也是凹凸大学的?我也是耶,而且我们系也有个很变态的教授叫嘉德罗斯,暴躁得很,每次上他的课都胆战心惊。

6L KIKIKIKI
我也是凹凸大学的!而且楼上我好像和你同个系!嘉德罗斯教授也批过我来着……他用的理由居然是我给隔壁教授写的论文很烂!卧槽他是物理教授,我写的那篇论文是社会经济学的,他怎么可以批我?!

7L 名字好难想我不想了
敢问楼上那位隔壁教授可是格瑞教授?

8L KIKIKIKI
没错!格瑞×嘉德罗斯……这cp我站了!

9L 名字好难想我不想了
但是我站的是瑞金耶……格瑞教授对那个叫金的学生特别亲切

10L 瑞金赛高
对吧?!之前有一次金去了趟办公室,然后一脸娇羞的回来了!然后格瑞教授上课的时候,他走进教室的时候还对着金笑了!你相信吗那个高冷的所见皆斩的格瑞教授居然笑了!啊啊啊好帅我要死了

11L KIKIKIKI
但是瑞嘉cp也很好磕啊!上次嘉德罗斯教授被五班的帕洛斯怼了之后满脸郁闷,格瑞教授看到他之后也没说什么,但是我这个学生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格瑞教授放了一袋螺丝最爱的零食在螺丝教授桌上!太甜了吧!

12L 沉迷潜水
2333333楼上螺丝教授是要笑死我吗

13L 楼主
我就上了个厕所回来你们怎么开始讨论瑞嘉还是瑞金的问题了?!我要讲的本来是雷安来着,怎么越跑越远

14L bring
诶等等,楼主你说了雷安是吧?!雷狮×安迷修那对cp是吗?!

15L 楼主
妈耶说漏嘴了。好吧我说的就是雷安,雷狮教授和我们班那个优秀尖子生安迷修走的特别近……

16L 让狗粮砸死我
原来是安迷修吗?我好像是楼主隔壁班的!上次我被雷狮叫去搬一堆器材(本人女生),然后安迷修看到了不但帮我搬,还去和雷狮理论了一番!两个人都好好看啊……然后每次雷狮来我们班上课都在瞪我,还叫我起来回答超纲问题找机会罚我站_(:з」∠)_

16L 楼主
hhhhh心疼楼上,安迷修真的是超绅士的暖男,但是被雷狮嘲讽恶心帅,不过只有雷狮一个人这样叫……那两人真的超有cp感的好嘛!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吵架,雷狮故意提问一些高难度的问题,然后和安迷修互怼!上生物学根本就是在看他们装b(秀恩爱)的好嘛

17L 星月魔女
那两人是这样的呐~赶上学生们直播了呢,你们接着聊我不会告诉雷狮他们的( ̄▽ ̄)~我还想多了解下那几个人的八卦呢

18L 作业是什么我已经烧了
卧槽卧槽卧槽!被凯莉大佬炸出来!

19L KIKIKIKI
惊了,居然把凯莉教授给惊动了!

20L 柠檬sssss
等等既然凯佬在,我想问一下凯佬和占星社的安莉洁是什么关系???

21L 星月魔女
你是在说那个总是和我顶嘴的那个叛逆学生?我现在还记得她把柠檬偷偷装到我的杯子里,不过那么大颗柠檬她是以为我看不见吗?还缺了一口……

22L 苹果x
闻到了百合的香气……

23L bring
等等不是要讲雷安狗粮的吗似乎话题越跑越远了XD

24L 楼主
咳咳话题确实越跑越远了。其实就是今天很早的时候大概5、6点的时候吧,我去晨跑,路过教师宿舍的时候,看到安迷修从教师宿舍里出来了!而且雷狮还一脸悠闲的跟着他!

25L 瑞金赛高
卧槽!刺激!

26L 让狗粮砸死我
同楼上!楼主请务必讲出细节!

27L 沉迷潜水
+1!!ddddd

28L 柠檬sssss
诶嘿楼主呢?!【拍碗等狗粮】

29L bring
emmmm楼主可能又去了趟厕所

30L joker
厕所已牵制楼主30秒

31L 杰佣党在此
厕所砸板命中监管者

32L 九九八十一
厕所已牵制监管者60秒

33L 英语渣滓
卧槽你们有毒……厕所砸板命中监管者(真香)

……

52L 楼主
我不敢相信你们居然刷了这么久的第五人格

53L 柠檬sssss
楼主你洗手了吗

54L bring
咳咳咳,大家不能再跑题了

55L 楼主
是这样的!一起从宿舍里走出来就算了,安迷修不知道昨晚做了什么脚步虚浮,差点摔倒的时候被雷狮一把扶住!安迷修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啊啊啊啊身为雷安党我要旋转升天爆炸!

56L 沉迷潜水
刺激……太刺激【滑稽】

57L FFF团团长
等等,脚步虚浮?!从同一栋楼里走出来?!他们昨晚干了什么?!

58L 九九八十一
刺激,太刺激了
————————————————
还有后续的哟
这不是福利!只是日更